首页  >> 新闻中心  >> 行业新闻   
     

    发改委四方面推进改革 资源价格和国企将破题





  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    发布时间:2012-03-29 打印
     

    “(今年要)在深化改革开放上取得新突破,在改善民生上取得新成效。”

    3月28日,在2012年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强调今年改革的重要性。

    他指出,今年作为十二五规划承上启下的一年,要迎接十八大召开,务必在改革领域有突破。今年需要理顺四大关系,这包括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分配关系,城市与农村的关系,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关系。

    为此需要在行政体制、资源型产品价格、国有企业和垄断行业领域、户籍制度和收入分配关系等方面,要实施大的改革。

    相应,今年要抓紧制定各个改革方案,这包括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、城镇企业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、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、铁路体制改革的方案等。其中居民阶梯电价方案将在上半年在各地出台。

    四方面展开改革攻坚

    彭森指出,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,要加强改革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,充分尊重群众首创精神,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,全面协调推进各领域改革。今年作为实施“十二五”规划承上启下的重要一年,务必在一些关键领域取得突破。

    今年将围绕四个方面推进改革。

    一是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更好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。这包括加快推进行政体制改革。完善要素市场体系和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。深化国有企业和垄断行业改革。

    二是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及各级政府间财政分配关系。要按照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要求,逐步实现以中央、省、市县三级财政为基础,重点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划清各级政府间事权和支出责任。改革和完善税收制度。重点是合理调整消费税征收范围和税率,研究将部分高能耗、高排放的产品纳入消费税征收范围。

    三是进一步理顺城市与农村的关系,推动工业化、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。深化土地管理制度改革。完善农村发展体制机制。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。逐步将城镇社会保障、医疗卫生、文化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覆盖到农民工,放宽中小城市落户条件,把在城镇稳定就业和居住的农民工有序转变为城镇居民。

    四是进一步理顺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关系,深化社会领域改革。这包括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、社会保障制度改革、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体制改革。

    上述4大领域的改革都属于比较紧迫的领域,已经在展开调研。以农民工市民化为例,记者获悉,目前不少地方发改委部门已经调研,就农民工转化为城市居民的难点和困境摸底,并预备在快速提高城市化率上下功夫。

    此前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调研显示,新一代的农民工完全没有从事过农业生产的比例已经高达85%,希望在大中城市定居的农民工占到一半以上。希望回到农村定居的不到10%,选择在县城和小城镇定居的不到40%。

  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俊认为,目前促进农民工和外来流动人口的社会融入城市,是提升中国城镇化质量的一个重要内容。“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。”他在近期的一次论坛上说。

    资源价格和国企领域新破题

    一些人士分析认为,今年经济体制改革的会议内容亮点不少,在国有企业改革,以及资源价格改革已经有些破题。

    彭森在接受中央媒体采访时指出,今年上半年各地要推出阶梯电价方案。其中电价有3档,80%的居民家庭,电价保持稳定,高于地区平均水平一定幅度的二档电价每度提高5分,第三档每度电价提高5毛。

    “(目的是要)更好地发挥市场和价格机制在合理配置资源、促进节能减排、调整经济结构中的作用。”彭森说。

    根据测算,目前中国居民消费的电量只占社会总用电量的12%,其中5%的高收入家庭的用电量占到居民用电量的24%,10%的高用电量家庭消费了33%的居民用电。彭认为,多用电家庭应该多缴费。

    他也透露,天然气价格将与国际市场接近,可能在2-3年的时间,理顺天然气价格,使得其定价机制取得突破。

    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气候变化应对计划主任杨富强认为,天然气价格提高,和电价调整,目的都是为了节能。只是过去电价按峰值时间给以不同的价格,当时是从发电的角度节能的。而现在实施阶梯电价,主要是从消费的角度节能。“操作起来难度不是很大,比如智能电表可以设置价格,到时不交钱就自动断电。”杨富强说。

    彭森对于“推进国有资本向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业、自然垄断的行业、提供重要公共产品和服务的行业、以及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中的重要骨干企业调整集中 ”的表态,也可能是新的国企改革方向。

    中国(海南)改革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认为, 重要公共产品和服务的行业,是以公益性为首要目标的,按此看国有企业以后可以在保障基本公共服务中的作用,在一些一般的竞争性领域可以退出。


    比如,义务教育和公共卫生等领域,国有资本调整和优化大有可为;再例如,在房地产行业,国有企业不必也无需介入盈利性强的商品房开发,而要把重心放在保障性住房建设上,为建立基本住房保障体系发挥作用。“总之,市场和社会能够解决的事情,国有资本宜逐步退出;但在公益性强的领域,国有资本仍需加强配置,继续做大。”匡贤明说。


     
      【浏览644次】 【评论】 【发送邮件给朋友】 【加入收藏】 【关闭

    相关新闻


      新“国五条”炒热房地产金融概念
     
      一季度季GDP数据今亮相 经济慢节奏恢复
     
      京沪再次出现高溢价地块 再掀房企拿地热潮